桃李春风一杯酒 江湖夜雨十年灯

904 查看

  2018年10月30日,晚七点三十分。身边的同事告诉我,金庸先生去世了。

  这不是我第一次听到金庸先生辞世的新闻。在信息爆炸的今天,作为十几亿华人中当之无愧的武林泰斗,金庸先生已经被各家大大小小的自媒体‘悼念’了很多次。但我隐约觉得,这大概是这位94岁的老人,最后一次以这种方式出现在世人眼中了。

  十分钟之后,随着铺天盖地的新闻报道,我终于确信,这位誉满天下的华人武侠大师,已经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世界。

  都说武侠是成年人的童话,我却有些不同的想法。与《格林童话》、《一千零一夜》等国外的经典童话比起来,金庸先生借笔下的江湖给我们华夏儿女带来了许多不一样的东西:比如生而为人所该有的侠气,比如长存在我们心中的正义。

  孤身一人走在回家的路上,想到这个秋天,陪伴我们长大的文艺名家一个又一个的离去,心下不禁有些迷惘:雁过留声,人过留名。对于生死,我们应该有着怎样的态度呢?

  同为新派武侠大师的古龙,早已借小李探花之口表明了自己的态度:“生死等闲事耳,怎可为了这种事耽误喝酒?”于是他年仅48岁便潇洒地驾鹤西去,留下的是一个个武功盖世,千杯不醉的风流浪子;还有那句足以流传千年的“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。”

  相比于古龙先生的江湖气,浪子心,金庸先生更像自己笔下的张三丰:在这个娱乐和审美快餐化的时代,以九十余岁的高龄,孤身擎起了那面叫做武侠的大旗。只可惜这一次,并没有一个武功盖世的徒孙站在他的身边,与他并肩作战。

  其实金庸先生的人生态度,也早借《射雕英雄传》中李萍之口言明:“人生百年,转眼即过,生死又有什么大不了?只要一生行事无愧于心,也就不枉了在这人世走一遭。若是别人负了我们,也不必念他过恶。”

  94岁的老人寿终正寝,这不是遗憾。其实我们都不应该悲伤,太阳依旧会照常升起,生活也还将继续下去。可是我们还是永远的失去了一些东西:几代人的江湖梦,就这么突如其来的破碎了。

  值得一提的是,两年前的2016年,同样的10月30号,金庸的“梦中情人”夏梦女士离开了这个世界。艺术来源于生活,金庸先生笔下,王语嫣是她,小龙女是她,岳灵珊是她,周芷若也是她…..所谓一往情深,莫过于此。

  对此,夏梦女士的回复是:非常敬重金庸的人品,喜欢他的才华,只可惜“爱使”已迟到了一步,感叹“恨不相逢未嫁时”了。因为她的为人,是绝不愿去伤害自己夫君的,请求金庸能格外原谅她。最后她诚挚表示:「今生今世难偿此愿,也许来生来世还有机会……」

  看到这句来生来世,脑中不由得想起了《连城诀》中凌霜华用指甲刻在棺材上,留给爱侣丁典的那句话:“丁郎,丁郎,来生来世,再为夫妻。”

  这世上最残忍的事情,莫过于医者不能自医。我是一个无神论者,但这次,我衷心希望这两个10月30日,并不只是一个美丽的巧合。祝愿来生来世,构建了亿万人武侠梦的金庸先生,也能圆了自己的梦。

  最后,还是借《倚天屠龙记》后记中的一句话来表达此刻的心情吧:“然而,张三丰见到张翠山自刎时的悲痛,谢逊听到张无忌死讯时的伤心,书中写得太也肤浅了,真实人生中不是这样的。因为那时候我还不明白。”

  是的,因为那时候,我们还不明白。

本文作者:铁血工作铺-长衫造纸隆

留下回复